爷爷

爷爷挺过了74岁生日,却没能挺过农历新年,因胃窦癌逝于一六年腊月初十中午(生日后第十天),从发觉病情到辞世仅一年零十六天,走的很安详。

1月7日(腊月初十)早上9点我正在国家基因库接待一行从湖南过来参观的朋友,突然收到爸爸短信:“爷爷很快不行了,有时间你先回下。”搞完国家基因库、基因博物馆参观接待,基因健康讲座已是下午4点多,订了晚上飞重庆的机票,赶到爷爷灵堂已经次日凌晨6点左右。作为一个基因行业从业者、一个时常为合作伙伴、客户、亲友讲基因检测与肿瘤防治的人,在赶往家里的路途中我百感交集,癌症就在我身边夺取了我的亲人。爷爷已经入土去到另外一个世界,此刻心绪渐渐平息得以写下这些文字,感谢陪伴爷爷走完生命中最后一段旅程的亲朋好友以及他细致入微的主治医生张廷云。

去年十一月爷爷吃东西感觉到吞咽不舒服,家里人带他去重庆三峡中心医院(三甲医院,在万州地区名气颇高)做了检查,医生告知我们爷爷的胃窦肿瘤已经转移、扩散,已是晚期,最快只有3个月的存活期。一开始家里人和医生就坦白地对爷爷公开了病情,爷爷显得很平静,好像已经把生死看得淡淡的。我拿着爸爸拍摄的各种检测报告找到当时华大基因优康门诊的吴杰院长,吴院的建议是:
A.搏一搏,手术+化疗+放疗,可能会搏来更长的存活期;但我爷爷当时的身体状况有可能上了手术台下不来。
B.采取保守治疗,调整好心态,服药,尽量提高他最后一段时光的生活质量。爷爷自己不想再折腾,也不想给我们添麻烦(爸妈早在9月份为我定好了婚期,爷爷也很想在生的时候看到我结婚。),最终选择了保守治疗。

医生开了中药,爷爷每天按时按量服用,大家都知道中药的心理安慰作用可能比实际治疗作用要大,但我们都期待能缓解爷爷的病情。
在饮食方面,我们为爷爷准备的都是一些易于消化的软食或流食。 一七年正月初六我回到家看到原本就很消瘦的爷爷更显憔悴,不过那时的他神志清晰、讲话有条有理,和健康的人看起来区别不大。正月十七我的婚礼在我们家小区附近的酒店顺利举行,亲朋好友都前来祝福,也趁此机会看望、宽慰爷爷,爷爷在我筹备婚礼的那段时间一直很开心,脸上时常洋溢着幸福喜悦的笑容。

爸爸四处打探灵丹妙药,只要是江湖上有所名声的中草药都弄回来给爷爷煎熬服用、小姑妈从澳门买了一些控制病痛的药品,我也邮寄了一些华大基因的复合益生菌片给爷爷吃。爷爷自己估计他的大限应该是在清明节前后,但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要乐观很多,一直到一六年七月份他的身体状况都还比较稳定,还是如往常一样爱去滨江公园散步、打长牌,这和他平和的心态有很大关系。我每个星期会给他打1-2次电话,聊聊他的病情、饮食情况、家里的琐碎事情,长则1个小时,短则10来分钟。八月份并发症凶猛的向爷爷袭来,中重贫血、双脚开始水肿,行走大不如以前灵活,几次感冒也让他原本都不是太强硬的免疫系统再度受到摧残,但生活中很多事情还能自拟,自己去医院看医生、拿药、输液,一直坚强着不为家里人添麻烦。

十月二十三日和爷爷的主治医生在微信上做过一次简短的沟通,此刻爷爷的食量大不如从前,医生给他安排了输液来补充营养,输过白蛋白之后情况稍微有些好转,水肿有所消退,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十一月份的重庆天气阴冷,很多老人都熬不过这个严冬。癌症的折磨让爷爷日渐消瘦、只能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与病魔顽强抗争。一七年一月三日中午的电话是我与爷爷最后的通话,他神志清醒能听懂我说什么,我让他坚持等到我回家,说了一阵子后爷爷说不想吃东西了、也不想说话了,便把手机给了大姑妈。

面对凶残的癌症我们能做且对患者有用的似乎只有早期预防、治疗、持续监控,到晚期后所有的治疗手段都显得苍白无力。我庆幸命运把我安排在一家与疾病、健康研究紧密相关的公司。基因科技造福人类从先造福家人开始,爷爷生命的结束也是我用心守护家人健康的全新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