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生物医学背景的营销人员如何高效学习基因科技基础知识

加入BGI两年有余,褪去了些许年少轻狂的浮躁,收获了几分年近30的沉淀与思考。两年时间的基因科技产品营销推广工作让我习得了一些以产品为出发点的基因科学知识,它们在帮助我对疾病的认知和对生活方式的调整起到了积极的指导作用,现在的我更注重健康,热衷运动。但通过产品营销推广所接触、所习得的基因科学知识终究是碎片化的,不成体系。当我试图用已习得的零散性知识去理解基因科技行业所诞生的新发现、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时候,发现很吃力,意识到必须得通过系统性地学习来攻克这个可怕认知障碍。

和技术研发工程师聊聊
陷入认知困境的我,首先想到的是通过自我学习的方式来弥补基因科技专业知识,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并没有我预期的那么简单高效,且整个习得过程枯燥乏味,不太适合我这种急性子的人,得另辟蹊径。思来想去忽然脑海里浮出一句“去和工程师聊聊”,这句话是我去年在Alphabet董事长兼前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的《谷歌是如何运营》一书中读到的。当时只是隐约感觉这句话可能会对高科技公司的产品经理和市场营销人员有所帮助,没想到它竟启发和驱动了我主动去寻找基因测序技术研发方面的同事帮忙指点迷津。

在脑海里面快速地检索了一遍我认识且可能会乐意教授我基因测序基础知识的BGIers,答案是没有。此刻,韩默这个熟悉名字从我脑子里蹦了出来。2014-2015年我们团队的办公区域在华大二办二楼东五区,每天早上我会经过一个叫韩默的同事的卡位;2016/3/16–AlphaGo和围棋高手李世石交战的日子,华大基因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人工智能不“智能”》的文章,作者是韩默;2016年5月初偶然在一个实验室门口的标签上看到他的名字;一直都是只见其名未见其人,不过算是有缘人啦,上个星期天的晚上果断发了封邀请他喝咖啡的邮件,他欣然同意。

个性化的培训能让你少走弯路
第二天下午2点我们如约在二办8楼咖啡厅碰头。清瘦、内敛稳沉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和大部分搞技术研发的工程师一个范儿。简单的寒暄之后,我抛出了自己目前所面临的困惑,和我已经采取过的措施。他慢条斯理的分析道:“华大的市场营销人员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服务企业型客户的科技服务市场营销人员,他们本身具备专业的基因、医学背景,对基因测序理解起来毫不费劲,能够与华大自己的科研人员、客户进行无障碍沟通;另外一类就是像你这种不是生物医学科班出身却要直接和C端客户(普通老百姓)打交道的产品营销人员。不过你完全没有必要耗费过多精力去学习、研究技术方面的问题,它会耗费你的精力,你需要的是个性化的培训!”。在交谈过程中我们愈发感觉:华大基因有必要协调技术人员对非生物医学背景营销人员进行基础性的基因测序知识培训,通过系统性的培训让我们这类对基因科技一知半解的小白了解基因测序的基本原理、发展历史、应用领域;掌握评定一款基因科技产品品质的准绳;明白如何在科研人员与普通消费者之间扮演好翻译的角色。

好奇是进步的源动力
中国基因测序黄埔军校的华大基因要建立起一个高效的培训机制,去帮助非生物医学背景的营销人员扫清认知障碍并非一件难事儿。但我们很清楚从一个需求的提出到一套高效解决方案的落地实施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诚然,培训是高效习得专业知识的一个重要渠道,不过自身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对技能的渴求才是驱动我们逐步成长的源动力。

感谢我这位技术资深、头脑敏锐且为人谦和的工程师同事提给我中肯的建议,我仿佛已找到适合自己习得基因科技知识的高效方法。在交谈中他还提到了3个有意思的观点,我将它们罗列出来激发大家拓宽思路,寻求更好的营销解决方案。
1.基因测序只是导流的开始;
2.市场营销应争取早期介入,最好与项目立项同步开展;
3.技术研发、产品经理、市场营销的沟通应当扁平化,达成共识事半功倍;

韩默,3年华大人,华大基因研究院技术研发工程师。立志把天赋点成草坪,以写字为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